曾經有段時間我很愛喝酒, 每次都喝到爛醉, 都會哭到亂七八糟.

那個時候的我確實有件事情令我很迷茫, 很失落.

日間正常上班, 晚上下班就找一堆朋友去喝酒, 每一次喝都要喝到醉才停上,

喝醉之後就好像可以減輕心底那些痛苦.

第二天醒來, 我就像一個正常人一樣上班, 會笑, 會吃, 會睡.

表面上好常回復正常, 但原來我小看了這個傷痛.


如是者, 醉生夢死的日子持續了兩年多, 喝酒的目的就是要酒醉後的哭泣.

我記得有時候只是輕輕啜泣, 有時候是在狂哭, 有時候只是輕輕的掉下眼淚.

每一次哭完我都覺得很舒服. 後來眼淚慢慢減少, 最後我連酒也戒掉.

心底那一道傷痕痊癒了, 但留下一道深深的疤痕.

不喝酒的我不再哭了, 疤痕也不再痛了.

我把這一道傷口放在我心底裡最深的地方, 不再觸踫它, 也去忘記他.

戒酒後, 我決定把這個"秘密帶進墳墓"

IMG_0118.jpg

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